您的位置      首页 > 网络文明 >

“贷分”不可取

发布时间:2017-04-21   来源:常州文明网   作者:
选择文字大小  
  

  《人民的名义》——一部现代版的“清官戏”

  4月20日,江苏省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审理张越受贿案,指控其利用职务上的便利在土地开发、工程承揽、案件处理、职务晋升等事宜上收受财物1.582亿元。张越系中共河北省委原常委、政法委原书记,是现实生活中的高育良。

  高官堕落腐败,源于私欲的膨胀。习近平在十八届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一次集体学习时说:“近年来一些国家因长期积累的矛盾导致民怨载道、社会动荡、政权垮台。其中贪污腐败就是一个很重要的原因,大量事实告诉我们腐败问题越演越烈最终必然会亡党亡国。”

  腐败是当今社会的通病,没有一个官员敢说自己百毒不侵,具有与生俱来的免疫力。最近热播的反腐大戏《人民的民义》,以一个企业,劳、资、官三方的利益博弈为主线,囊括了土地拆迁、群体闹事、权钱交易、庸政懒政、涉黑涉恶等社会热点话题,很接地气。

  故事围绕着以侯亮平、李达康、赵东来为代表的清官阵营,和高育良、丁义珍、祁同伟为代表的赃官阵营的较量展开。牵出了一张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在高育良眼里,关系是官场的利益链条,缺乏政治资源的寒门子弟仕途难以通达。易学习就是一列,曾经是他下级的李达康已经升任省委常委了,而他仍在县区级岗位上原地踏步。祁同伟是一所名牌大学政法系的优秀生,他的同学很多都留在了城里。由于他出身寒微,虽成绩优异,也有当过学生会主席的资历,却被分到一个偏远山区,任乡司法所助理员。为了改变命运,他违心地选择了比自己大十岁的梁璐为妻子。梁璐的父亲,是当时汉东省委的政法委书记。靠着这层关系,祁同伟平步青云,顺利地登上了汉东省公安厅厅长的宝座,成了维护这张利益网路的干将。

  这部戏,直揭时弊,弘扬正气,看的人都说解气。但总觉得这部戏依然是沿用了中国历史上“清官反腐”的老路,“清官反腐”反腐的本质是权力反腐,靠的是权力而不是法律。宋朝有个包龙图,他铡驸马、斩包勉,不畏皇权,不避亲疏,似乎比侯亮平更有正气和胆量。不过若没有皇帝的授权,包拯对贪官一样束手无策,只能“掼纱帽”。但“掼纱帽”只能表达清官不向腐败妥协的心结,却惩治不了腐败。所以我们现在提倡“依法治腐”,要靠法律而不是权力反腐。但法律若掌握在贪官手里,就会让腐败变得合法。陈清泉扬言:“法律的解释权在我”。他正是利用了“司法解释”的特权,轻轻松松地让大风厂工人,在与山河集团的股权纠纷中败诉。

  侯亮平是人们心中的清官,而《人民的名义》实质上就是一部现代版的“清官戏”。包拯是历史上有名的清官,他之所以敢于铡驸马、斩国舅,是因为他手里握有象征皇权的龙头铡、虎头铡。若没有皇帝的支持,包拯除了“掼纱帽”也难有作为。高育良说:“中国目前的政治生态,就是一把手几乎拥有绝对的权力。”他的妻子胡慧芬也说“一把手的指示,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可见权力仍是当前反腐的“尚方宝剑”。反之,权力也可以成为腐败的保护伞。反腐败能不能彻底,决定于权力的意志。侯亮平的背后是北京空降来的省委书记沙瑞金,他代表的是中央最高权威。故侯亮平反腐,依然是靠权力而不是法律。仍然属于权力反腐,而不是法律反腐。实践已经证明,仅靠权力反腐很难彻底。据媒体披露,4月17日,中央巡视组原副部级巡视专员张化为因涉嫌严重违纪,正在接受组织审查。说明,专门反腐的权力部门也不是清水衙门。张化为系原中纪委第五室主任,曾担任过巡视组组长职务。是个专业反腐官员。他的落马,再次证明,单靠权力高压反腐,最多只能起到“不敢腐”的震慑作用。扎紧制度的笼子,完善法制建设,才是“不能腐”的藩篱。至于人们所期盼的“不想腐”的“后反腐时代”,离我们恐怕还很遥远。(李虎驼)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