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明动态 >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有六大特色景点

发布时间:2018-05-16   来源:常州日报   作者:唐文竹 周二中
选择文字大小  
  

  基地巡礼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位于溧阳市竹箦镇水西村,馆内既有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的革命旧址,又有丰富的新四军史料陈展。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史料展览馆。图片来源:常州日报

  1938年夏,粟裕、陈毅、张鼎丞分别率领新四军先遣支队和第一、第二支队,相继从皖南挺进苏南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次年秋,陈毅率第一支队司令部进驻水西村。同年11月7日,新四军第一、第二支队领导机关合并,在水西村成立新四军江南指挥部,陈毅任指挥,粟裕任副指挥,创建、巩固和发展了以水西村为指挥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并为华中抗日根据地的形成奠定了基础。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是依托纪念新四军江南指挥部这一重大历史史实而建立的革命纪念馆。该馆收藏历史照片810幅,纸质类文物1209件,金、铁、木、布、瓷等质类文物260件,书画近500幅,相关史料1250份及毛泽东像章10043枚。

 

战地服务团内景再现。图片来源:常州日报

  该馆现有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旧址、史料展览馆、纪念广场、毛泽东像章陈列馆、新四军廉洁思想教育馆、陈毅元帅诗词将军法书碑廊等六大特色景点可供参观,年接待游客约65万人次。

  馆长的话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纪念馆馆长张燕告诉记者,下一步,纪念馆将继续深入挖掘历史,详细摸排周边地区的口述历史和红色遗址点位,认真加以研究,将这些历史片段整理、陈列至场馆中,进一步充实展示的内容。另外,纪念馆还将加大宣传力度,吸引更多的民众前来参观、感受,让大家切身体会、充分了解革命先辈们坚定不移的理想信念和舍身救国的爱国主义精神,让新时代的人们在和平年代依然葆有这种爱国的意志和情操。

  纪念馆将通过研究历史,突出形式多样的专题教学、体验教学、特色教学手段,用总结式或有代入感的教学形式,让不同年龄、不同职业、不同背景的参观者都能感受这段历史,让大家从中汲取精神的养分,真正使党员能通过参观提升党性,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也使普通民众更有力量、走好自己的人生路。

  基地故事

  “弯弓射日到江南,终夜喧呼敌胆寒”。1938年夏,新四军第一、第二支队先后挺进苏南敌后,开展抗日游击战争。1939年11月7日,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在溧阳水西村公开宣布成立,指挥陈毅,副指挥粟裕。指挥部辖第二团、新六团、第四团、挺进纵队和地方武装,共1.4万余人。陈毅、粟裕在这里认真贯彻党中央“向南巩固、向东作战、向北发展”的战略方针,运筹帷幄,决战千里,创建和发展了以茅山为中心的苏南抗日根据地。

 

陈毅元帅诗词将军法书碑廊。图片来源:常州日报

  新四军江南指挥部在水西村成立后,陈毅、粟裕带领军民开展了轰轰烈烈的对敌斗争。一些重要会议在这里召开,并制定出一系列重大决策,为新四军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1940年3月,袁国平在这里传达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关于目前形势和任务的指示精神。1940年5月4日,党中央发出了第二个“五四”指示,即放手发展抗日力量,抵抗反共顽固派的进攻。党中央指示,在皖南由项英传达,在苏南由陈毅传达。陈毅接到指示后,立即在这里召开了团、县以上干部会议,传达了第二个“五四”指示,并对进一步发展苏南作了布置。这些充分说明了新四军江南指挥部是苏南抗日根据地的领导机关,也是茅山抗日根据地的指挥中心。陈毅亲民爱民,在这里宴请当地士绅、召开群众联欢会,团结了一大批可以团结的力量,为夺取抗战胜利打下了坚实的基础。这一时期,陈毅在百忙之中,仍然撰写了《茅山一年》《论游击战争》《论茅山战局》《江南抗战之春》《江南游击区域工作经验片段》《永不忘,学习他,我们的死者》等一系列文章,对苏南抗日根据地的创建作出了重大贡献。

  深入苏南敌后的新四军,始终处在日伪顽夹击的复杂、险恶、艰苦环境中。战士经常光着脚行军打仗,谭震林师长见此情景,便教指战员们发挥红军时期的优良传统,在战斗间隙打草鞋,苏南人民也纷纷自发打了草鞋送给新四军。粟裕同志的房间里就只有一张小木床,一张办公桌,一张木椅,非常简单的摆设。然而,就是在这样简朴的房间里,诞生了一个又一个伟大的战略方针。陈毅和粟裕在江南指挥部成立后分任正副指挥,从此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粟裕对每次战斗的行动方案,都考虑得非常细致,非常周到。在思考作战计划时,粟裕有个习惯,喜欢跨坐木椅,面对地图,深思熟虑。陈毅被粟裕的敬业、负责精神感动,写下“轻裘缓带羊叔子,食少事繁诸葛公”对联,贴在房间门上,称赞他的工作作风,并提醒粟裕要注意身体。

  在这里,还有一段佳话——

  陈毅就是在水西村和张茜相识、相恋并结为夫妻的。当时,张茜是新四军战地服务团演员,陈毅对文静秀雅的张茜一见钟情。在长时间的战斗生活中,张茜也逐渐加深了对陈毅的了解,特别是她诵读陈毅的梅岭诗章时,更增进了对英雄的敬佩与景仰之情。于是,一对抗日志士在战斗间隙倾心长谈,陈毅敞开心扉讲起了自己的战斗经历和历经磨难的往事。陈毅光明磊落的胸怀,深深打动了张茜的心。两人之间的距离拉近了。

  1940年2月,经新四军军部批准,陈毅与张茜结为革命伴侣。结婚当晚,陈毅心潮起伏,奋笔疾书,写了一首婉转的爱情诗《佳期》作为纪念:“烛影摇红喜可知,催妆为赋小乔诗。同心能偿浑疑梦,注目相看不语时。一笑艰难成往事,共盟奋勉记佳期。百年一吻叮咛后,明月来窥夜正迟。”该诗写得情真意切,十分感人。

  经过战火洗礼的爱情,不是风花雪月,不是卿卿我我,而是互敬互爱、坚贞不渝。这对革命夫妻从此一路相伴,直至人生的终结。(常州日报 唐文竹 周二中)

打印】【关闭】【收藏此文章